Youth Organizations

出自新阅读实验室

(重定向自Student Organization
跳转到: 导航, 搜索

学生和青年组织 | 参考 教育NGO列表 | 返回 工作坊首页

目录

青年行动

(维基百科的青年组织列表)*CAPE:全球青年实践网络;

我学网(原开复学生网);


>>

相关链接


>>

相关讨论

为青年辩护

小石_新阅读:这不过是香港和内地的学生各有各的问题、各有各的研究题目罢了。从“职前教育”的角度来说,对社会的了解,是青年人自我定位和发展的前提。而在转型社会中,很难形成对社会的判断和稳定的预期,以至于“喜欢谈大问题、谈理念、关心国家大事”,这是青年人的一个典型的特征。而且不只是青年人的特征。


>>

公益社团

摘要:大学生公益社团自身发展却面临许多严峻的困难和挑战,概括起来——
1)缺乏参与社会实践的机会,不了解社会,策划开展的活动容易与社会需求脱节;
2)缺乏社团治理与管理等相关知识学习的机会,多凭热情开展活动,开展的活动少,参与同学们的比例不高;
3)缺乏筹款渠道和筹款技能,难以开展深入、持续的公益活动等。


>>

支教项目

短评:很难赞同这种观点——
1)对短期支教的批评很多,但这个事可能得反过来考虑,假如我们自己是农村的小孩,哪些事是我们自己难以办到,特别需要其他人来帮忙,哪怕帮几天忙也好,同时这些事又大学生却比较容易办到的?
2)作为志愿者,本来就不是专职人员,所以短期志愿者,肯定比长期志愿者的数量要大得多,但大多数“教育NGO”只能做些简单的组织工作,不具有结合各地教育的实际问题进行短期志愿者项目的开发能力,这恐怕才是问题的关键。
3)相比较长短期而言,关键是“对口服务”。长期工作也是由各项短期工作组成的,就像长文章也是由大量的小段落组成一样,抑或博客(日志)可以是对微博(语言碎片)的整理。但如何理解短期志愿者、小段落、甚至语言碎片,才可能带来新的突破。
4)同时,怎么能让“票友”和“专业演员”来共同为大家奉上一台好戏,是Web2.0探讨的一个基本问题(即UGC,用户产生内容)。这和怎么理解短期支教(或长期支教)和教师支教的关系是同一问题。


问答:和柳栋老师的探讨——
柳栋老师问:谁来规划协调长期的活动?
小石回复:问题就在这儿。各地教研员和教研室通常最了解当地教育情况的,也最能对统筹和分解当地教育教学工作的。如果教研员和教研室采用比较开放的思路,把目前当地教育部门能解决和不能解决的任务列出来,然后由教育NGO等协助组织长短期志愿者,情况或许会有所改善。
柳栋老师问:NGO如何取信于当地机构?
小石回复:和其他产业部门的发展一个道理,通过建立教育NGO行业资讯、评估机制、资金支持渠道等,建立“教育NGO的市场”,鼓励专业服务的发展。
柳栋老师说:太快了,教育业界没有这样开放。
小石回复:有地方教研员和教研室愿意搞试点就可以,:)
柳栋老师说:那是,只是探索者太艰辛了。
小石回复:是,如果教育部门或者公益基金会等愿意从经费等方面支持这样的实验,可能会好点。
柳栋老师说:公益基金----努力方向。
参:更多讨论


>>

大学生科普

待整理:


>>

班级共同体

待讨论:


>>

相关文章


>>

个人工具
名字空间
变换
动作
导航
工具箱